老司機文學網 > 情欲小說 > 賤貨母親的那些年 > 【賤貨母親的那些年】(7-8)

【賤貨母親的那些年】(7-8)

推薦閱讀: 【姇】高H亂輪系小說   網游之縱橫天下綠帽版   冊母為后   我的教師媽媽和校花女友竟變成了仇敵的性奴   俏美嬌妻被淫記   巨屌荒淫錄   火淫忍者之肏母狂魔博人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   熟母們跟色小孩  

    【賤貨母親的那些年】(7-8)29-06-20這個暑假王強來過我家好多次,村里的人也知道有這么個男人經常出現的我家,剛開始的時候,村里的人還經常議論紛紛的,但是隨著次數多了,議論聲也就小了。

    村子里就是這樣,時間久了,就見怪不怪了。

    王強雖然經常來我家,每次來也給我帶禮物,但是這段時間從來沒在我家過夜,可能母親跟王強說好了。

    雖然王強沒有在我家過夜,但他倆偶爾的偷偷摸摸的有點親密接觸。

    可能他們覺得做的很隱蔽,沒被我發現。

    但所有的事情都躲不過有心人的眼睛。

    記得有一次,母親在屋外洗衣服,而我在房間里寫作業(假裝寫作業)。

    母親洗衣服的時候,王強蹲在媽媽身邊跟媽媽聊天。

    大家也知道,夏天穿的衣服比較單薄,而母親有點胖,所以更加怕熱。

    所以母親的內衣穿的都是稍微大一個號。

    寬松,涼快。

    王強說是在跟母親聊天,其實就是一直在偷看母親的NaiZi。

    母親可能也知道王強在偷看,所以故意低著頭,伏著身子,盡量讓王強看清楚。

    王強跟母親說了句什么,我沒聽清,但是母親朝我的屋子看了看。

    幸好我藏的好,沒被母親看見。

    緊接著,王強把手伸進母親的衣服里面,揉媽媽的NaiZi。

    我在房間里看的刺激的不行,JiBa瞬間就硬了起來。

    王強可能也挺興奮,看見王強的手在母親的衣服里面用力的RouNie。

    捏了一會兒,王強可能覺得不過癮,直接把母親的NaiZi從上衣里拽出來。

    母親奶頭硬挺著,王強兩眼放光,捏住母親的奶頭來回拉扯。

    母親特別怕被我看見,所以不是的回頭朝我這邊看,每次母親朝我這邊回頭的時候,王強都用力的捏著母親的NaiZi,導致母親的NaiZi被王強拉扯拽的老長。

    疼的母親齜牙咧嘴,卻不敢叫出聲。

    在王強拉扯母親NaiZi的時候,我握著的JiBa終于忍不住She了出來,爽的我渾身一陣哆嗦。

    She完之后,看王強還在玩母親的NaiZi,這一刻,覺得母親特別下賤,像個婊子一樣,隨意讓他玩弄自己的身體。

    我想,既然你這么下賤,我何不來刺激刺激你。

    我偷偷看了看,王強還在捏著母親的NaiZi,還跟母親嘻嘻哈哈的嬉笑。

    我偷偷走到我房間門口,接著用力拉開門,一步一步朝著屋外走去,每走一步我都感覺自己的心在碰碰的跳的厲害院子里,母親聽見開門的聲音,趕緊拉開王強的手,把NaiZiSaiJin衣服里。

    母親的手上還有洗衣服是的水,一不小心把胸口NaiZi位置弄濕了,而由于母親塞NaiZi的時候過于匆忙,奶頭居然沒SaiJin內衣里,等母親再想整理的時候,我已經拉開外屋的門走了出去。

    這時候,王強蹲在母親身邊有點尷尬,也不知道應該說什么,而母親臉色潮紅,手里隨便抓著件衣服揉搓著。

    我兩眼放光的看著母親母親“媽,今天好熱啊,天這么熱不行你晚點再洗吧,看你的汗水把衣服都弄濕了。”

    母親低著頭,沒敢看我。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寫作業跑出來干嘛?”

    “我這不是有幾個題不會做,想出去小強子問一下。”

    母親好像特別急著趕我出去,“行吧,那你快去吧。不要出去嚇跑,早點回來吃飯。”

    我看了看母親盆里的衣服,計上心來。

    緊走兩步,來到母親的洗衣盆前,偷偷盯著母親濕漉漉的衣服上印出的大奶頭,心里充滿了變態的刺激感,手指著母親盆里的衣服,“媽媽,你咋把我的這個衣服給洗了?我等會兒要換呀。”

    母親抬頭看了我一眼,發現我在偷偷瞄她的NaiZi,瞬間臉紅了,“這大夏天的,一會兒就干了,你不是還去找強子寫作業嗎?還不快去?”

    王強在邊上看著我們母子倆,嘿嘿的笑,似乎發現了什么特別開心的事情。

    等我走出家門口,關起大門,趕緊偷偷趴在門口偷聽,想聽聽王強跟母親說什么。

    “雅琴,差點讓你兒子看見了,刺激不,嘿嘿”

    “刺激你爹呀,讓志輝看見我還怎么做他媽媽,你這個臭不要臉的。”

    母親弄起盆里的一點水潑到王強身上,臉通紅的說。

    “不會讓他看見的,我摸你奶的時候觀察著呢。再說了,我們以后是夫妻,相互調情也是應該的呀。”

    “志輝長大了,以后這種事還是避著志輝點好。”

    “我看你是嘴上不要,身體需要。你看,你下面都流水了,褲子都有點濕了,嘿嘿”

    “討厭啊你,誰讓你這么摸不…你再說,再說我還潑你。”

    “正好,大夏天的我涼快涼快。哈哈,”

    母親居然在院子里讓王強摸的流水,原來母親是這么騷啊。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母親SaoBi流水,到底是因為王強摸的,還是因為我差點發現刺激的。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發布頁⒉∪⒉∪⒉∪點¢○㎡想著這些事情,我悠哉悠哉的去找我的小朋友玩耍去了……還有一次,是有一天中午的時候。

    王強來我家吃飯,大夏天的,中午特別熱。

    吃完飯我就跟媽媽說了一聲,我去睡一會兒。

    然后我就回自己房間了。

    躺在床上看了會,就不知不覺迷迷煳煳睡過去了。

    夏天實在太熱了,即使開著風扇,睡了一會兒身體下面還是出了一身汗。

    一會兒就熱醒了。

    我剛想翻身起床的時候,突然聽見外面有動靜,即使風扇呼呼的吹著,還是能聽見一點。

    “哎呀,王強你不要鬧,志輝在家呢。上次就差點讓志輝發現了,這次你還這樣,啊,你輕一點,嗚,不要。”

    “沒事,志輝睡著了,小孩子睡的沉,不容易醒,好久沒做了。快雅琴,讓我親親你。”

    “嗚,不要,”

    我一聽有情況,趕緊輕輕的爬起來,不敢弄出一點動靜,心跳的厲害,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房間門口。

    到門口以后,輕輕的把耳朵靠在門上,瞬間客廳里的聲音聽的清楚了許多。

    能聽到王強跟你母親親吻的聲音,能聽到他倆擁抱在一起衣服摩擦的聲音,甚至能聽到他倆重重的喘息聲。

    “雅琴,你摸摸我的JiBa,硬的好難受。對,把我褲子的拉鏈拉開,手伸進去摸。”

    “雅琴,我想親你的NaiZi,我想摸你的SaoBi……”

    客廳里,王強一手摟著母親,一手在下面隔著衣服摸著母親的SaoBi。

    嘴還親著母親的櫻唇,王強把舌頭伸進母親的嘴里,Tian著母親的舌頭,一會兒有把母親的舌頭吸進自己嘴里,兩個人相互交換著唾液。

    我在我的臥室里,輕輕的趴在門上,生怕弄出一點動靜,手卻伸進褲子里,狠狠地揉搓著JiBa。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特別喜歡偷聽,偷聽母親跟王強的親熱接觸。

    客廳里,母親被王強親的動情了,雙眼迷離,粗粗的喘息著。

    王強摟著母親,在母親不知道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移動著,而移動的方向卻是我房間的方向。

    不一會兒,王強跟母親慢慢移動到距離我門口特別近的墻邊,王強把母親壓在墻上,把母親的上衣拉扯起來,把內衣直接推上去,漏出了母親兩個大NaiZi。

    王強雙眼放光,就像狼一樣盯著母親的NaiZi。

    緊接著,王強一只手握住母親的NaiZi,狠狠地吸住母親的奶頭,Han在嘴里用力的吮吸。

    “啊,輕點。”

    母親被王強吸住奶頭的一瞬間,忍不住ShenYin出聲,然后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吧,害怕把我吵醒。

    母親肯定不知道,這時候我正在跟母親一門之隔的房間里,偷偷的打飛機。

    緊接著,王強另一只手伸進母親兩腿之間內褲里,扣著母親的SaoBi。

    扣了一會兒,王強可能覺得母親的內褲礙事,讓母親兩腿撐開,然后把母親內褲給拉下去,緊接著繼續摸母親的SaoBi。

    母親爽的受不了,緊緊的咬著嘴唇,雙手摟著王強的腦袋,用力的壓向自己的NaiZi,身體一陣一陣痙攣。

    這時候王強用中指和食指伸進母親的SaoBi里,用力的扣動。

    我在房間里,都能聽見母親呱唧呱唧YinShui的聲音。

    “啊,啊,強,王強,快,再快點,就要來了。”

    母親終于不在咬著嘴唇,輕聲的ShenYin著。

    王強看母親就要GaoChao了,緊接著伸進三根手指,更加快速的扣著。

    王強扣母親SaoBi的聲音越來越快,母親緊緊咬著牙關,嘴里發出吱吱的聲音,然后母親雙腿快速Chou搐,我在房間里只聽見嗤的一陣聲音,母親居然被王強扣GaoChao的瞬間,噴出了NiaoYe。

    我也在房間里快速Lu動自己的JiBa,KuaiGan一波一波來襲,在母親GaoChao的瞬間,我也She出來濃濃的JingYe。

    母親噴完以后雙腿還一陣一陣的哆嗦,王強放開母親,緊緊依著墻的母親,在離開王強手的力量以后,靠著墻一點一點的滑下去。

    整個PiGu坐在自己噴出來的NiaoYe里,居然毫無所覺。

    王強低頭看著母親還坐在地上一點一點的Chou搐,王強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母親的YinShui,順便摸在自己的JiBa上,沾滿YinShui的手在JiBa上Lu動幾下,然后抬起母親的頭,JiBa頂著母親的嘴,GaoChao中的母親自覺的張開自己的嘴,讓王強的雞巴Cha進來。

    母親Han著沾滿自己YinYe的JiBa,彷佛品嘗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用力的吮吸著。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發布頁⒉∪⒉∪⒉∪點¢○㎡王強扶著母親的頭,配合著母親吮吸JiBa,一會兒以后王強終于感覺快She了,拽著母親的頭,JiBa一下,一下,狠狠地挺進母親的嘴吧最深處,母親嘴里發出嗚嗚嘔嘔的聲音,眼淚順著眼角流下來,我想,這應該不是痛苦的眼淚,而是身體刺激下本能流下來的。

    我知道王強快She了,偷偷回到自己床上,躺在床上,不發出一點聲音。

    終于,王強狠狠的按著母親的腦袋,JiBa用力的Cha到母親最深處。

    一股,一股,一股,狠狠的She了出來。

    很快,母親的嘴里就滿了,JingYe順著母親的嘴角流下來。

    在王強She精的一瞬間,我在床上用力的咳嗽一聲,然后趕緊的爬起來。

    屋外,母親聽見房間里的聲音,顧不得吐出嘴里的JingYe,咕嘟一口咽下去,趕緊吐出王強的JingYe就想爬起來。

    因為地上滿是母親的YinYe,母親爬起來的時候居然差點摔倒。

    這個時候,我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出去,否則母親肯定受不了,所以我又裝作咳嗽兩聲,“咳咳,媽媽,我想喝水。”

    屋外,母親趕緊把上衣拉起來,內褲提上去,說道“哦,哦你在屋里等一下,我給你倒。”

    母親顧不得打掃地上的YinShui,也顧不得整理自己的頭發,生怕我跑出來看見她的淫態,趕緊給我倒了杯水,拉開門走進來。

    母親端著被子的手還在哆哆嗦嗦的,嘴巴里,包括身上還有濃濃的騷味,臉上紅彤彤的,充滿了GaoChao后淫蕩的氣息。

    我依靠在床上,看著母親一步一步走過來,“媽媽,你們在干什么,我聽見外邊亂七八糟的聲音。”

    “啊,你,你聽見什么了?”

    母親眼中充滿了惶恐,渾身一哆嗦,杯子里的水撒出來一點。

    看母親這害怕的樣子,我的心里特別刺激。

    “沒聽見什么啊,風扇呼呼的聲音,再加上我睡的瞇瞇盹盹的,就聽見外面怪吵的。”

    母親長出了一口氣,“沒事,我在跟你王叔叔聊天呢,王叔叔給我講了個笑話。”

    “媽,你把水給我遞過來吧,我想喝水。”

    “懶的你,自己起來喝,別整天跟大爺一樣讓我伺候你。”

    雖然這樣說,媽媽還是把水遞給我手里。

    在母親過來的時候,我狠狠的吸了鼻子,“媽媽,你有沒有聞到什么味道,怎么有股子尿味?”

    “哪有,你屬狗的呀,瞎嗅什么?”

    母親紅著臉說道。

    “就是有,就是有,媽,你是不是上廁所沒有帶紙啊,嘿嘿。”

    “你再說,你再說,”

    母親紅著臉就要過來擰我的胳膊。

    “啊,不要,媽媽,媽媽你吃了什么,你嘴里好大的味啊。”

    在母親靠過來的時候,我趕緊捂住鼻子,看著母親。

    “你這個狗鼻子,快點喝點水,起來謝謝作業,媽媽出去還有事。”

    母親嚇得退后兩步,又以寫作業為理由岔開話題。

    “明明就是有味還不承認,這么大的味,肯定不是什么好吃的。”

    在母親快走出房間的時候,我自己嘟囔兩句。

    母親看都沒看我,拉開門就出去了。

    “嚇死我了你,你躲在門外干什么!”

    母親拉開門出去的時候,王強居然躲在門外偷聽,把母親嚇了一跳。

    我在屋里也知道王強居然偷聽我們母子對話,而王強似乎從我跟母親的對話里聽出了點什么。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我躺在床上喝了口水,心里想到。

    王強如果知道了我偷聽,偷看他跟母親親熱,他會怎么想?會怎么做?是順其自然,還是告訴母親,還是?這一切都是未解之謎。

    而現在埋在骨子里的卻只有母親一個人。

    母親跟我們倆人之間似乎相處的越來越融洽。

    我們三個人之間卻各有各的秘密,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層紙會捅破。

    但是很顯然,我跟王強都不愿捅破這層窗戶紙,我在都在享受這種變態的欲望。

    我一邊喝著水,一邊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想事情。

    屋外,母親在抓緊時間收拾東西,害怕我再突然出去,看出什么東西。

    王強發泄完以后,悠哉悠哉的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看著母親打掃衛生,等母親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不時的摸一下母親的NaiZi,或者拍幾下母親的PiGu,惹的母親嬌嗔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我想,母親應該也是喜歡這種被親密愛人的撫摸跟調戲吧。

    母親的內心其實是喜歡的,嬌嗔拒絕只是因為身為女性的羞恥感而已。

    在我的心里,也慢慢對母親,或者說對女性有了自己的認知。

    我認為女人都是喜歡異性的,只不過女人更善于掩飾自己內心而已,而男人就是女人內心的鑰匙,只要你能打開女人的內心,讓女人對你敞開心扉。

    那么,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拿不下的女人。

    這種想法一直在我內心很多年,也為以后跟王強和母親以后的更加過分的事情,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抚提部院诚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