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機文學網 > 情欲小說 > 校花甘為他人奴 > 【校花甘為他人奴】(1)

【校花甘為他人奴】(1)

推薦閱讀: 【姇】高H亂輪系小說   網游之縱橫天下綠帽版   冊母為后   我的教師媽媽和校花女友竟變成了仇敵的性奴   俏美嬌妻被淫記   巨屌荒淫錄   火淫忍者之肏母狂魔博人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   熟母們跟色小孩  

    【校花甘為他人奴】(章:下賤的校花)內Han重口黃金,慎入29-06-20蘇州大學食堂三樓美食部雅座包廂內,周貝倩靜靜的坐在椅子上,面前一桌子的佳肴一口沒動。

    “你們聽說了嗎?昨天又有人和周貝靜表白了呢,那是我們蘇大醫學院的校花唉,好帥啊”

    “聽說了聽說了,開著保時捷,太帥了”

    “切,你聽誰說的啊,昨天我看到明明是個開法拉利的富二代在門口等周大美女的啊”

    “哇塞,還有啊,真是太勁爆了”

    “沒錯,天天都有人表白,真是幸福到爆棚了”

    “幸福什么?你不看周大美人每天都擺著個臭臉給那些人?”

    “是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不懂得珍惜”

    諸如此類的話語每天都會在周貝倩的耳朵邊響起,她之所以選擇在一個豪華雅座包間里吃午飯,就是因為她不想聽這些沒有的話語,可是盡管這樣,周貝靜也依然逃脫不了這些擾人之舌。

    椅子上的周貝倩舒心典雅,烏黑的長發披散在椅子的靠椅上,有那么一絲凌亂,但這么一絲凌亂卻給周貝靜增加了不一樣的美。

    因為包間悶熱額頭上有幾滴汗珠,眉頭輕皺,她很不愿意聽關于她的八卦新聞,雖然她什么都沒做,但風言風語多了總是不太好。

    “咕咕..”

    老實的肚子提醒著她快點趕緊吃飯,其實她已經坐在這里很久了,菜也上來好長時間,但她剛坐下就聽到自己的名字不停的被提起,被人開著玩笑,她實在吃不下。

    “我們走吧,下午還有課呢”

    “嗯好,走吧,拿好東西”

    等幾人走后,周貝倩嘆了口氣,噘著嘴巴細嚼慢咽起來。

    大學生活在學校的時間總是很少,一天都可能沒有一節課,甚至有課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翹課,但是周貝靜不會,她從進入這個學校后,從沒有缺席任何一結果,同樣的,她也從沒有參加過任何的課外活動和社團活動。

    周貝倩就好像一座孤島一樣,沒有人能靠近她,不論男女,不論老少,她好像每時每刻都是一個人,不需要朋友,不需要伙伴。

    就連周貝倩宿舍的舍友都沒和她有過太多交集,她不常回宿舍,在宿舍也文文靜靜的,不像別的女孩一樣追逐打鬧,歡笑一團。

    但是她并不是一個高冷傲嬌的小女人,更不是一個自大無知的蠢女人,不管是誰,問她學習上的問題她都認真回復,從沒有對別人橫眉冷對。

    對待那些對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她也只是無視,從不去跟人爭執。

    她就好像一個獨行者,保持著自己的真摯,不被任何事物干擾,也像一頭孤狼,不愿被人溫暖,也不愿接受溫暖。

    夜晚寒風刺骨,初春空氣中的涼意還沒有褪去,周貝倩獨自走在操場上,晚風吹動著她的秀發和風衣,讓她的身影看起來有些凄涼和消瘦。

    碩大的操場上只有她一個人,這只是人們看到的,離操場遠處的籃球場上,一個模樣平凡,和周貝倩一樣消瘦的男孩靠在籃球杠上注視著操場上的周貝倩,臉上寫滿了不合他年齡的復雜。

    這個男孩叫張磊,也是周貝倩的一名追求者,是攝影系的高材生,但是家境貧寒,和來往在學校門口的富二代相比,自己的才華顯得多么涼薄。

    “你到底喜歡什么樣的男人?”

    張磊輕語道,這不是他次這么問,從進入這個學校開始,她就默默的關注著這個女孩,他看到了無數次周貝倩從手捧著鮮花的人身邊走過,每次的眼神都那么冷漠,好像和她并沒有太大的關系一樣。

    曾無數次,張磊猜想周貝倩可能喜歡女人,但是直到有一次一個和周貝倩一樣漂亮的女人開著粉紅色蘭博走到周貝倩面前時,單膝下跪,可是還沒等那個女人說話,周貝倩就對那個女人搖搖頭笑著走開了。

    張磊回想著周貝倩的點點滴滴,她是那樣的圣潔,那樣的不食人間煙火,那樣的讓他心神不寧。

    思慮良久,張磊一步步朝著周貝倩走去,他要做出自己人生中最總要的一件事,他無數次的在心里演示這樣這一刻他該有樣子,也幻想過美人欣喜接受的情景,但是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因為他知道,他和周貝倩之間的差距,兩人之間的距離,今天他選擇去,是因為周貝倩的大學生活要結束了,他害怕自己永遠失去這個機會,他明白今天如果錯過,自己將要后悔一生。

    “周貝倩?”

    沉著的聲音把神游太虛的周貝倩拉回現實世界,她抬頭一看,原來來人是這個小學弟。

    “啊?”

    周貝倩輕聲疑問道,她不知道這個文弱溫馨的小學弟著自己干什么。

    “我喜歡你,學姐”

    張磊說完后他感受身子一下子輕松了很多,是那種放下所有包袱的輕松。

    “啊?哦”

    隨即,周貝倩就沉寂下來,她心中古井無波,她顯得很冷澹,因為她知道了這個小學弟的想法,她已經不想在繼續交談下去了。

    “學姐,我喜歡你,我知道你不會看上我這個凡夫俗子,你快要實習去了,以后我們可能都不會再見了,但是我還是想親口對你說出這一句話,”

    張磊語帶真誠,眼睛都有些濕潤,忘我的表白的,只是他沒注意,周貝倩的眉頭皺了一下。

    周貝倩一句話都沒說,張磊站在原地注視著轉身離開的周貝倩,心中少了些遺憾,多了些挫敗。

    張磊并不知道還有一個人躲在操場角落下的樹蔭里,注視著他這個看起來很是悲哀的身影。

    樹蔭里的男人頭發蓬松,好像沒有用心去整理,破洞的牛仔褲配上皮夾克襯托著他的老土和滑稽。

    但是就是這個看起來十足小混混模樣的人,看著周貝倩的眼神里卻帶著不屑,那是種很理所當然的不屑,并不是那種得不到就想著不想要的做作之態。

    這件事后,周貝倩和往常一樣往返學校,好像沒發生過一樣,按時上下課。

    但是,張磊卻變得更加頹廢了,他的自尊心遭受到了巨大打擊,可他忘了,這個結果才是理所應當的,可他不管這些,他好像掉進了一個自我麻痹自我封鎖的環境,總在找自己的不好,自己的毛病。

    張磊從不翹課的習慣被打破了,在這件事之后的幾天,他都沒有出現在課堂上,也許是他太顯得平庸,竟然沒有人知道他消失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我就那么差嗎?”

    宿舍里,躲在被窩里的張磊,眼睛哭的紅腫,滿臉淚痕,嘶吼的問著自己。

    沒有人給他答桉,也沒有人能說出答桉,事實上,他很好,甚至說他很優秀,只是他選錯了對象,因為他選了一個不可能的對象,幾天來,張磊日漸消瘦,臉色蠟黃,整個人都像是沒了魂魄一樣。

    他還是忘了周貝倩,他日思夜想,周貝倩的面孔都在他面前回蕩,和他形影不離。

    最終,對周貝倩的瘋狂和不舍讓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很快,他也決定了實施這個想法。

    下午下課,周貝倩下課后按照往常一樣走出校門,可是和平常不一樣的是,一個外表平凡,衣著普通,背著小書包帶著小眼睛的平凡少年緊跟在周貝倩身后,對此,周貝倩渾然不知。

    周貝倩走的很慢,也很悠閑,所以張磊跟著也很輕松,不緊不慢的跟著周貝倩二十多米遠的距離。

    看著周貝倩的背影,張磊眼睛里又露出了癡迷的眼神,那烏黑亮麗的頭發垂到腰際,甚至到了臀部,隨著走路搖擺的豐臀,纖細的小腳,好像哪里都是那么的完美。

    左轉右轉,張磊跟著周貝倩來到了一個高層住宅小區,看著周貝倩來到電梯口,張磊才發現了一個致命的問題,他沒辦法和周貝倩同坐一個電梯,而且等電梯的人很多,他怎么確定周貝倩在那層樓,那個房間。

    正當張磊糾結之余的時候,一聲老大媽的聲音傳入張磊耳中:“姑娘,幾層”

    之后周貝倩的天籟之音就傳了出來“2,謝謝大娘”

    “天賜良機,天賜良機啊”

    張磊興奮的在心中狂喊了兩聲,不敢怠慢,趕緊跑去安全通道,瘋子一般的朝2層爬去。

    爬樓梯的張磊用瘋子來形容絲毫不為過,那股沖勁張磊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有了,當張磊氣喘吁吁的來到了2層時,電梯還沒有到。

    “叮”

    電梯停止的聲音傳入張磊的耳朵,張磊趕緊閉上大口喘氣的嘴巴,果然,那熟悉的高跟鞋踏地的聲音響了起來,張磊趕緊豎起耳朵聽,他要確認周貝倩住的到底是哪一個房間。

    “呵,你跑不了了”

    張磊無比自信的說道,他已經確定了周貝倩住的是哪里,左轉第二家。

    第二天,張磊知道周貝倩課程后,等到周貝倩上課后,再一次來到了這個有周貝倩香味的小區,張磊輕車熟路的來到了2層,四下觀察了一番,確認沒有人后,張磊快速拉開書包,拿出一根針盒一樣的東西,取出里面的小細針,Cha進鑰匙孔,三下五除二就把門鎖打開,然后閃身進入房間順手把房門鎖死。

    這是一個單身公寓,張磊掃了一眼后就知道這個房子有六七十平,很大,對于單身公寓來說確實很大,房子里除了一張床還有一臺電視和兩張沙發,還有一個衛生間,衛生間也很大,里面還有一個可以容納一個人洗浴的浴缸。

    時間緊迫,張磊沒有閑心觀賞周貝倩公寓的布局風格和清晰家具,拉開書包取出早已經準備好的東西——高清針眼攝像頭。

    這種針孔攝像頭非常小,只有拇指甲殼一樣大,而且攝影出來的東西非常清晰,甚至毛孔都能看的清楚無比。

    最重要的一點,這種攝像頭是無線傳送,不需要接任何端口,用手機就可以觀看直播,還有就是,這個攝像頭還能防水。

    這是張磊精心挑選的,花了他全部的家當,而且還負了好多債務。

    張磊無死角的安放了針孔攝像頭,他可是攝影系的高材生,怎么可能放過一絲一毫的空間?最后還剩下一個攝像頭,張磊思前想后,決定把最后一個攝像頭安裝在馬桶里...大功告成,張磊趕緊給周貝倩收拾了一下家里確認無誤后離開了房間。

    出門后,張磊看了看時間,沒敢走電梯,他知道周貝倩應該快回來了,繞到安全通道跑下樓去。

    周貝倩回家后沒有發現絲毫異常,像往前一樣放下書包,泡了一碗速溶咖啡,坐在沙發上看書。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這些舉動都被躲在宿舍被窩里的張磊看的一清二楚,甚至,她看的書上的字張磊都能看的清楚,而且和他一樣,都在看。

    周貝倩好像是感覺屋子里有些悶熱,起身脫下了風衣,露出里面的黑絲長袖和雪白玉頸。

    當周貝倩站起來的時候,翩翩秀發披散在臀部,絲毫不沾染腰部,那畫面,太美了。

    張磊看的眼睛都立了起來,他從來沒看過周貝倩穿著緊身衣完全展露身形的情景,在他的影響里,周貝倩永遠都是風衣加身。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發布頁⒉∪⒉∪⒉∪點¢○㎡正當張磊看的入目十分的時候,周貝倩突然做了一個讓張磊血脈噴張的舉動。

    周貝倩的纖纖玉手抓住自己的黑絲長袖,慢慢的拽了起來。

    “快點,快點,再快點”

    張磊心里驚呼,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周貝倩白嫩的肚皮和玉貝,那性感的內衣也展現出一角了。

    他的手機里出現了兩個畫面,是周貝倩的正面和后面,不得不承認張磊的攝影技術的登峰至極,周貝倩的畫面完美的展現了出來,絲毫沒有一點背陰面和反觀角,一切都那么的清晰和自然。

    周貝倩把黑絲長袖順利的脫下,等長袖離開頭部的時候,周貝倩瀟灑的一甩頭發,長發飛舞,不止是長發,那被胸罩束縛的胸部也跟著飛舞抖動,在屏幕前的張磊眼睛都瞪了出來。

    “多好的RuFang啊,怎么被藏在了這么小的胸罩里”

    這是現在張磊的內心想法,他以前只顧觀察周貝倩外在的美,卻忽略了周貝倩‘內在’的美,他都沒有想過周貝倩擁有這么豐滿的酥胸。

    好像是有了一些感應,周貝倩皺著眉頭看了一眼攝像頭,可是她什么都沒看到,可是這一看把張磊嚇得夠嗆,做賊心虛啊,萬一被抓到了,自己不說要坐牢,開除是難免的吧?但這僅僅是虛驚一場,周貝倩扔掉長袖后,雙手繞后,解開了張磊期盼已久的胸罩。

    這是讓多少人幻想的對象,讓多少人意淫的對象,可是,最后卻便宜了張磊這個偷窺狂,現在的張磊,別說讓他坐牢,就是讓他死,他都愿意了,因為這個自己永遠得不到的人,今天卻在自己面前脫下了胸罩,雖然隔著屏幕,雖然她不是為了自己,但是,至少見過了,至少看過了,不是嗎?那是一對可以讓任何男人沖昏頭腦的一對RuFang,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圓形的球體,格外的圓潤光滑,沒有絲毫的違和感,而且就那么挺在身體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下墜,從RuFang根部到乳頭,可以看到,這團美肉好像一團被打磨過的圓球,美的讓人感到窒息。

    RuYun處更是讓人遐想連篇,如同剛出生過的嬰兒一般粉紅,張磊猜測,這里幾乎沒有任何人探索過。

    奶頭更是龍之點精,嬌小的RuTou格外的誘人,通過攝像頭,可以清晰的看到奶頭處的褶皺,也可以看到奶頭處的立起的小肉粒。

    張磊感覺到自己的JiBa都快要爆裂了,他從未有這樣的感覺,那是種血管因為充血快要爆炸的感覺,張磊緊緊的抓著自己的JiBa,瘋狂的套弄,力氣特別大,GuiTou都被他的手搓的血紅無比,都快把BaoPi撕扯下來。

    周貝倩環視周圍,她總覺得很不安心,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發生。

    “怎么回事,怎么感覺怪怪的”

    周貝倩在心中暗語,她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么事,但是本能的覺得有很奇怪。

    張磊已經到達了GaoChao的邊緣,沒有在意周貝倩不自然的行動,瘋狂的套弄自己的JiBa,眼睛死死的盯著周被倩的RuFang,如果眼睛可以奪取東西的話,學校周貝倩的RuFang早就被張磊奪走千百回了。

    周貝倩雖然心中不安,但是身有潔癖的毛病讓她無法忍受身上有一絲一毫的汗水氣味,皺了皺眉慢慢的開始解牛仔褲上的皮帶。

    也在這個時候,張磊大口的喘著粗氣,GuiTou一跳一跳的,證明他已經迎來了GaoChao,She的滿褲衩子都是。

    剛She完JingYe的張磊原本萎靡不振,但是下一瞬間,他的JiBa再一次挺立起來,因為周貝倩緩慢的褪下了牛仔褲,紫色的蕾絲內褲已經出現在張磊的眼前。

    而且,現在的周貝倩擺著一個極具誘惑的動作,她噘著QiaoTun從腳底拽牛仔褲,或許是習慣,她竟然沒有坐下,而是選擇了一個這樣的一個動作,一個引人犯罪的動作。

    過程出奇的順利,周貝倩脫下牛仔褲后,直接把小內褲拽了下來,挺翹豐滿的PiGu就這樣暴露出來,而且陰膏上的YinMao也被攝像頭拍攝的一清二楚。

    張磊的眼睛已經布滿了血絲,那是長時間集中注意力的后遺癥,但是張磊還是舍不得眨一下眼睛,他害怕錯過任何關于周貝倩的細節。

    周貝倩脫掉內褲后把內褲隨手丟在地上后就跑進衛生間,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張磊絕對不會認為周貝倩是這樣一個女孩,竟然會把這么隱私的內褲隨手丟在地上。

    但是張磊現在沒有功夫去想這些了,因為周貝倩跑進浴室的過程中,豐滿的RuFang不停的跳動,那好像一個被拍打過的籃球一樣,在空氣中蕩漾,挺翹的PiGu也隨著奔跑放肆的顫抖,那種場景,就算看一回,也死而無憾了。

    周貝倩進入浴室后沒有直接跑進浴缸泡澡,而是直接坐在了馬桶上。

    在這一刻,張磊覺得春天就是這個時候,他非常慶幸自己的決定,在馬桶里安裝一個攝像頭。

    雖然內心激動無比,想入非非,但是張磊手上已經把攝像視頻打開,趕忙切換了夜間模式。

    雖然開啟了夜間模式,但是燈光很是昏暗,攝像頭清晰的拍攝到了周貝倩的肛門和陰部,但是無法拍攝出這兩個地方的顏色和色調。

    但是從攝影錄像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肛門的細微皺紋和陰部的輪廓。

    周貝倩的肛門緊窄,周圍的褶皺都很規則,就好像細水流過的坑洼一樣,很規則和規律,不像大多數人的一樣,PiYan出的褶皺亂七八糟,看起來毫無章法。

    她的Yin飽滿肥厚,緊緊的遮蔽住YinDao和NiaoDao,但是同樣的,NiaoDao激She出來的水流會被飽滿的Yin阻擋,然后順著Yin流向大腿內側。

    .張磊看的入迷,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周貝倩不單單人長得漂亮,身材完美,連拉屎的地方都和常人不一樣。

    “噗噗噗...”

    周貝倩的瓊眉微皺,她竟然連著放了三個皮,而且還是那種炸出屎渣滓的屁,她實在忍受不了自己做出這樣事,但是便意襲來,她也只能用力推動腸道,讓排便排的舒服些。

    “璞..”

    又一聲讓人不恥的放屁聲,周貝倩臉紅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她是一個自視完美,并且做到完美的人,可卻放著如此不雅的屁,而且還連續的放。

    “砰...噗嗤...噗噗噗...噗嗤...”

    緊接著,一聲巨大的屁響聲震的馬桶里的清水都波動出水紋,正當周貝倩想接觸這個讓她難以忍受的排泄時間時,PiYan迅速蠕動,隨著一根細長的黃褐色屎條鉆出體外后,大軍來襲,屁響聲和小屎條不停的從PiYan里鉆出,掉進馬桶里,濺氣水花,滴在PiGu上。

    同時,尿眼也松開,一股黃色的急水打在Yin上,然后順著Yin的縫隙灑在馬桶里。

    周貝倩感覺格外舒爽,雖然內心因為自己肛門傳出的動靜萬分羞愧,但是絲毫沒有辦法,只能煎熬著這種時間快速度過。

    可嘆的是,張磊并沒有欣賞到這一唯美的畫面,他只看到了周貝倩的兩處恥部,還有周貝倩排泄時的情景,他是絕對不會去想,這么美麗的校花周貝倩竟然會有這么惡心的一面。

    張磊也不知道為什么周貝倩會臉紅,他猜測應該是周貝倩因為裸身去廁所而感到羞恥吧?可他怎么會知道,周貝倩從小就是這樣,赤裸著身子坐在馬桶上排泄,聽著自己PiYan上傳來的動靜,羞恥的紅著臉想著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接下來的一幕,讓張磊大跌眼鏡,因為周貝倩從馬桶上起來后,件事不是去擦PiGu,而是去沖馬桶,而且沖完馬桶后,這個讓張磊癡迷的女神直接跳進了放好水的浴缸里。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張磊絕對不會相信,周貝倩去完廁所會不擦PiGu。

    張磊甚至可以看到,周貝倩的PiGu上還有幾滴澹黃色的水珠,張磊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周貝倩拉完屎后和馬桶水NiaoYe組成的混合液,張磊一瞬間竟然有些興奮,但是很快他就強壓下去這個想法。

    他也不愿自己的女神竟然是這種不講究的女人,不斷睡服自己可能是周貝倩家里沒有紙了,但是下一瞬間,馬桶盤邊的紙簍里,一大截長出來的衛生紙在攝像頭的畫面上飄了起來。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發布頁⒉∪⒉∪⒉∪點¢○㎡張磊的眼神絕望,他有些懊悔自己竟然按照了這樣一個攝像頭,把自己的女神形象親自崩塌,但是另一種生理人格,告訴他,真的好刺激,竟然可以這么變態。

    周貝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為被人看的一清二楚,她按照自己原有的生活,閉目泡在溫水里,好整以暇。

    她的長發飄散在水的表面,她好像一個披發魔女,沒有一絲妖嬈的氣味,反而有種仙氣的韻味。

    也在這個時候,張磊爆發了今晚的第二次,把JingYeShe進自己的褲衩里,和剛才的JingYe一樣,粘在張磊的雙手上。

    高度緊張的狀態和短時間連She兩次的疲憊把張磊擊垮,困意感襲來,張磊昏昏沉沉的睡去。

    周貝倩渾然不知,一個男孩看著自己的躶體美妙的進入了夢鄉,她更不知道,一個男孩竟然把她渾身各處看了個精關。

    她仍然好整以暇的閉目躺再溫水里,讓全身跟著放松,結束這一天的疲憊。

    張磊的生活幾乎每天都如此,每天都看周貝倩做著同樣的事情,看書,脫衣服,拉屎,泡澡,睡覺,重復的坐著,好像一個機器,都在按著規則重蹈。

    連續一個月后,張磊感覺膩了,因為不管在好的東西和事物,都有一個審美疲勞期,如果讓你看一個美女光著身子一個月,相信你也會厭煩。

    張磊也不像以前那樣,時刻關注著周貝倩的動態,但是他仍然迷戀這周貝倩,每天最主要的事就是看錄像。

    但是,張磊突然發現很不對勁,因為周貝倩的生活突然變了,變得毫無規律,下課時間也不在回自己的家,而且經常夜不歸宿,有時候幾天都見到周貝倩在學校里出現。

    張磊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因為無論發生任何事,周貝倩的生活規律從來沒變過,這幾天卻突然變得神神秘秘,在家里經常接到一個電話就開始化妝,而且還常常把家里的衣服全都拿出來只為選擇一件最好看的衣服。

    還有周貝倩從來不穿裙子,但是最近她每天都會去逛街買裙子,而且一買還買好多件,常常她自己都提不回家。

    張磊明白了這是周貝倩戀愛了,但是他非常去清楚周貝倩的眼光。

    這么多年,多多少少富二代花花公子都折膝在了周貝倩的腳下,但是卻沒有一個入了周貝倩的法眼,甚至都沒有靠近周貝倩三尺之內。

    他實在想不通,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會得到周貝倩的芳心,而且竟然打破了周貝倩的生活,讓周貝倩付出時間和精力出門打扮。

    一天下午,張磊再一次偷偷跟著周貝倩走出學校大門,這一次,他跟的很辛苦,因為周貝倩的步伐很快,雖然穿著連衣裙和高跟鞋,但是走著跟競走一樣。

    張磊也快步跟著,如果讓外面看看,人們一定會看出張磊的行為有些奇怪。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在張磊的注釋下,周貝倩飛奔著撲向一個男人的懷抱。

    男人長相邪魅,是那種淫邪的邪,張磊一眼就看出了這個男人不是個好東西,一看就是那種色棍,頭發亂糟糟的,看起來很是邋遢,衣服也穿的很普通,和地攤上的一樣,耳朵上盯著一個黑色的耳釘,十足的一個小混混樣子。

    可是周貝倩就是撲在了這樣一個人的懷里,不關張磊傻眼,就連路人看到后都覺得癩蛤蟆真的吃了天鵝,日了狗的生活。

    之后兩人離開了街道,張磊也快步跟了上去,發現周貝倩對男人依賴無比,而男人卻顯得澹定從容,但也對周貝倩呵護有加,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周貝倩貼上男人的懷里的。

    兩人就像相戀已久的情侶一樣,吃飯,玩耍,看電影,直到夜里十一點多的時候,兩人走進了一個黑色的胡同里。

    張磊也快步跟上,當張磊探頭探腦的朝胡同里看去時,只見男人摟著周貝倩在周貝倩耳朵上耳語了兩句,剛說完,周貝倩就小聲嬌氣的說道“哎呀,你真的是壞死了”,而且,周貝倩的俏臉映紅無比,就好像一個做了多大見不得光的事情一樣。

    “做不做?”

    男人的口氣明顯不一樣,帶著那種強制的味道。

    “做,討厭死了,懷死了”

    周貝倩用嬌小的聲音嗲聲道,靠在男人的胸膛,輕輕的拍打男人的肩膀。

    “小老婆,我不壞你能愛我嗎?”

    “哼,討厭”

    周貝倩被男人一句話甜的笑容密布在臉上,喜從心里展現出來,低聲撒嬌一句松開抱著男人的雙臂,蹲下身子。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周貝倩蹲下身子,然后開始幫男人解鞋帶,張磊做夢都沒有想到,周貝倩竟然會為男孩解鞋帶,這是那么滑稽的一幕,但是下一瞬間,張磊呼吸都急促起來,周貝倩竟然捧起男人的鞋還是給他脫鞋子。

    張磊不敢再看了,他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逃一樣的把頭縮回來,大口的喘息,張磊怎么也不會去想,這個神仙一樣光潔的女神校花竟然在觀天華日之下給一個男人脫鞋。

    張磊有些氣憤,他容忍不了周貝倩被人褻瀆,他認為周貝倩就應該完美無瑕,不帶有任何的瑕疵,也不允許別人對周貝倩做一點過分的事。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周貝倩幫小混混脫掉了鞋子后,竟然還幫小混混脫掉襪子,接下來一幕,正好被再一次鼓足勇氣接受女神崩塌的張磊看到。

    只見周貝倩捧起小混混赤裸的腳掌,在鼻子下聞了聞,小聲道“好臭啊,你怎么老不洗腳”

    “老婆不再,誰給我洗啊?”

    “哎呀,老公怎么還不高興了呢”

    周貝倩嗲聲說道,然后,緊接著,周貝倩的舌頭伸了出來,粉嫩的舌頭伸了出來。

    張磊的瞳孔睜大,他看到了周貝倩的舌頭接觸到了小混混的腳后跟,而且周貝倩的舌頭順著小混混的腳后跟一路Tian到小混混的腳齒。

    張磊的臉上寫滿了絕望,這一刻,所有的一切變成了泡沫,周貝倩完美的形象,純潔的心里,都畫上了句號。

    這還沒有結束,周貝倩并沒有停下動作,而是一口Han住小混混的大拇腳指,張磊看的清楚,周貝倩的臉頰像喝酸奶一樣,因為吸食而深陷在里面,張磊知道,那是周貝倩在吸食小混混的腳齒,就像小孩子吸食媽媽的奶頭一樣。

    甚至,張磊看到了周貝倩在吸食腳齒的過程中,臉上的滿足和眼睛中的臣服。

    周貝倩吸干凈一只腳齒后又把其他兩根腳齒Han進嘴里,坐著同樣的動作,偶爾,還會前后抬頭,做著就好像在吃JiBa一樣的動作。

    吸完腳齒后,張磊原本以為要結束了,可是沒曾想到,周貝倩竟然伸出舌頭滑向男人的后腳跟,過程中,口和舌頭從來沒有離開過小混混的腳一點。

    周貝倩啃咬著小混混的后腳跟,張磊看的清楚,看的仔細,周貝倩啃下一層白皮,用舌頭卷進嘴里,然后不知去向,張磊不敢去想那些啃下來的白皮都去了那里。

    啃完小混混的后腳跟,周貝倩伸出舌頭,小心翼翼的去Tian小混混的腳掌心,生怕Tian的小混混不舒服一樣,只有舌頭在腳掌心上游走,嘴唇都沒敢去觸碰一下。

    張磊呆呆的看完周貝倩Tian完小混混的腳掌,又看周貝倩為小混混穿好鞋子,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張磊靠在墻上坐在了地上。

    他不敢相信,但是又不得不去相信,因為他真的看見了,曾經美麗的校花女神在吃一個小混混模樣人的腳,如同是一個笑話一樣。

    “你真討厭,讓人家在外面幫你Tian腳”

    周貝倩坐在沙發上,靠在聶一景身上,依偎在聶一景的懷里,撒嬌道。

    聶一景就是小混混,他的家就在這個巷子里,雖然巷子看起來破舊,但是小混混的房子卻清新典雅,絲毫沒有那就宅男巴哥屋子的凌亂,空氣中散發這空氣清新劑的香味。

    小混混在巷子里讓周貝倩給他Tian完腳后就帶周貝倩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周貝倩也不是次去了,知道小混混這里就他一個人住,變得無拘無束,渾身只穿了一件寬松的碎花裙,里面什么都沒有穿,躺在沙發上。

    “呵呵,討厭嗎?寶貝不喜歡這樣嗎?”

    小混混的魔爪已經從周貝倩的領口里面,大手覆蓋在周貝倩的裸胸上,放肆的RouNie,從衣服外面就可以看到小混混的大手在不斷變化,不斷的移動位置,在左右兩側徘徊,游走。

    “你最討厭了,每天就會想著羞辱人家,逼人家做羞羞的事情”

    周貝倩對小混混的那只大手置若無睹,好似已經習慣了小混混這樣了,對此已經沒有什么感覺,好像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那告訴老公,你舒不舒服?小屄濕了沒?”

    聶一景輕輕的揪著周貝倩的奶頭,調笑道。

    “..啊..老公....輕點...舒服...”

    周貝倩小聲的說道,她說這話的時候俏臉因為害羞而憋的通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耳朵都因為說的話太羞恥而被染的通紅。

    “哈哈..舒服啊?我的老婆這么淫蕩嗎?Tian老公腳都能Tian的舒服?”

    聶一景大笑幾聲后,說道,他的眼神里有激動,也有興奮,還有一絲的期待,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嗯...討厭...你的老婆..就是這么..淫蕩...Tian老公的腳..都Tian的很舒服...而且...而且...XiaoXue...流出了好多水...”

    周貝倩果然不負所望,不負聶一景的所望,在聶一景的注視下,說出了聶一景期待已久的話語,雖然說這話的時候吞吞吐吐,但這更加的刺激了聶一景,周貝聶眼角Han春、春情勃發的樣子,讓聶一景渾身燥熱,也讓他對周貝倩更加迷戀,同時他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是嘛?讓老公摸摸,看看小寶貝到底說的是不是實話”

    說著,小混混的手掌就伸到了周貝倩的下身,還不等周貝倩反應過來,小混混就一把把周貝倩的裙子拉起來,周貝倩的陰部就這么暴露在了空氣中,整潔洗漱的YinMao承托著她的高貴,可是周貝倩分開的大腿卻破壞了這讓人無限遐想的地帶,只見她的大腿中間,光潔無比,沒有一絲的YinMao阻擋,Yin直接接觸空氣,因為發情Yin分開一小道細縫,讓人可以看到一點點YinDao壁上的紅色嫩肉,但是就是這一小道細縫里,流出了一條白色、濃稠、散發腥味和騷臭的一條白帶!無用多說,這是女人流出來的YinYe,而且是最純正,是這個女人興奮無比才流出來的YinYe。

    這些,周貝倩都看不到,如果她看到的話一定會羞紅的捂著自己的臉把雙腿并攏,不讓任何人去觀摩,但是可惜的是,她看不到,而這一美好的風景線卻被聶一景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聶一景連周貝倩YinDao壁上的肉粒抖動都看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這一幕,想必,聶一景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么美的畫面,聶一景呆呆的看著周貝倩的陰部,竟然有些呆滯!“老公..怎么了?”

    周貝倩小聲的問道,她知道自己的下面流出了好多水,其實在她剛才聽到小混混說要讓她Tian腳的時候,她的XiaoXue就開始不聽話的流水,在剛才她說出那些淫蕩的話的時候,YinShui流的更是前所未有的多。

    周貝倩有些慌亂,她害怕聶一景看到她洪水泛濫的YinDao會嫌棄自己,因為在很久以前,她做春夢睡醒后,下面都會有流出好多粘稠的YeTi,她上網查過這是YinYe,周貝倩很嫌棄自己流出這么骯臟的YeTi,她害怕聶一景和她一樣,可她忽略了一點,聶一景是一個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甚至可以說一個很變態的男人。

    “老婆,好美,你好美,別動,好好躺著,老公去伺候你”

    聶一景小心翼翼的把周貝倩的頭放在沙發上,然后起身跳下沙發,興奮的趴在周貝倩的雙腿之間。

    “好漂亮...我從來沒見過這么美的....這么美的...騷屄...我愛死了...”

    聶一景趴在周貝倩的KuaXia,貪婪的盯著周貝倩的陰部,眼睛里都好像要流出口水一樣。

    “..老公..什么啊...什么騷屄啊...討厭...”

    周貝倩看著趴在自己KuaXia的聶一景,大腿大大的張開,任由聶一景對她進行視奸,她的YinDao不停的往外溢出白色的YinYe,看起來淫蕩不堪,但是她卻渾然不知,她只知道自己的XiaTi很漂亮,讓聶一景很著迷,但她不知道,她的淫蕩,更讓聶一景欲罷不能。

    “在分開一點,把騷屄的穴洞露出來..”

    聶一景完全忽略了周貝倩對她的撒嬌,聶一景的眼睛里只有周貝倩正在流白帶的騷XueKou。

    “...已經..分的...最..最大了...要一字馬嘛?...”

    周貝倩小聲的說道,她的雪白大腿呈‘M’字分開,兩只大腿都已經最大限度的分開,陰部一覽無余,要不然,她的XiaoXue也不會露出一道細縫。

    “對對,一字馬,快做啊”

    聶一景激動的說道,他勐然想起周貝倩不關人長的漂亮學習好,而且還特別愛運動,喜歡跳舞,對于她來說,一字馬顯得輕松無比,聶一景有些懊悔,怎么現在才發現這一個玩法,而且還是周貝倩提出來的,自己真是越來越老了,想不出好的點子了。

    “色狼..啊...老公...別掰...啊...痛..我自己來..啊...”

    因為趟在沙發上,周貝倩一時伸展不開,而色心大起的聶一景卻等的有些煩躁,兩只手抓住周貝倩的大腿,然后用力往后推,周貝倩對聶一景粗暴的對待表示抗議,但是她的痛吟卻對聶一景進一步刺激。

    “騷屄,別動,讓老公好好看看你下賤的騷屄”

    聶一景按住周貝倩的大腿,讓她無法動彈,眼睛從沒有離開過周貝倩的的小穴。

    “啊...老公..好看嗎?...別說..別那樣說..”

    周貝倩的臉色羞紅,都不敢抬頭看聶一景,剛才聶一景淫蕩的話語讓周貝倩羞恥心大起,再看她現在的姿態,讓人不敢直視,周貝倩的雙腿分成一字馬的樣子,因為聶一景的大力,兩只大腿被迫彎到腰際,衣衫不整,下身一絲不掛,陰唇分開,里面不斷向外流出白色的YeTi,粘在PiGu和沙發上。

    “好看..就說,你就是個騷屄,大騷貨,而且還是個不要臉下賤的騷婊子”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抚提部院诚奖